我们习惯用事情最终带来的好处来评价他的意义,再把人生分成“有意义”和“没意义”两部分。因此,那些不能帮我们达成目的的琐事,就会被当成“毫无意义”的虚度。

当有些人以为找到人生的意义,准备开始崭新的生活时,却结束了他的一生,他走得很不安详,认为即将开始的生活才算有意义,之前的生命全部虚度了。所以他很痛苦。

另一方面,安于自己被赋予的使命的人,情绪稳定,走得很安详,他认为活着就是为了自己小小的使命,所以每一刻都很充实。

他们从出生到死亡,生命的长度十分接近,甚至被赋予的任务都是一样的,最终的获得感却有天壤之别,差别在于前者外出长见识,自认为明白了什么是“有意义”,当他开始用这个标准去评价自己的人生,标准之外的生命就会变得没有意义,变成了浪费时间。所以追寻“意义”只会让人生的某些部分变得“没有意义”,倒不如承认人生本就没什么意义,这并不会让生活变得虚无,反而会增加人的获得感。

因为不再限定意义,才会让所有事情都可以有意义。奉献、信仰、爱情,他们当中美好的部分有意义,不堪的一面也有意义;事业、学业、自我实现,这些宏大的东西有意义;做饭、扫地、发呆,此类琐事也有它们的意义。每一段时间,每一件琐事,都是我们的生活,当我们不再评价,全部认真对待,才是最充实的活法。

分类: 随笔

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Avatar placeholder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